快捷搜索:  as

阎志还是咬下了一块自己发明的肥皂

两个侍女就在一边站着,准备服侍这,弄得阎柔和阎志都很是不好意思,李林倒还好,也是享受过的,李林一挥手,叫二人将东西放下人出去。
 
    人一走,阎柔就一脸贱笑着道“元杰,这两个女子是哪里人啊,真漂亮!”阎志虽然话不多,但是脸上的笑容跟他大哥如出一辙。
 
    李林又白了一眼,今天李林已经白了阎柔,阎志两兄弟n多次了,道“想要的话给你!”
 
    阎柔一惊道“真的?”
 
    李林道“想得美,我们自己家里的侍女,还能便宜你这个死鬼!”
 
    阎柔愣了半天“元杰,这是什么意思,这家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道“嗯,c,风流倜傥,足智多谋,能文能武的大哥开的!”
 
    阎柔两兄弟呆滞了半天,李林甚是无语,赶紧让二人用一下自己发明的肥皂,阎柔拿在手里疑惑道“这些怎么跟我刚才看到的不一样啊?这个事红色的,那个是白色的,但是我见过的都是黄色的啊?”
 
    李林无语道“你傻
    李林赶紧过去抢了下来,没想到已经晚了,阎志还是咬下了一块,叫了几口,赶紧就吐了出来,喊道“呸呸呸!这什么玩应啊,问着那么香,结果这么难吃!”
 
    李林对他俩是没有办法了,道“蠢货,这个东西不是吃的,是用来抹的,来我给你摸后背!”说着将还在吐着口水的阎志搬了过来,将肥皂沾了沾水给阎志擦背。
 
    李林一边擦还一边抱怨着“老子什么时候伺候过人啊,你们两个老爷子还真难搞定!早知道就不带你们来了!”
 
    两兄弟就是傻笑,根本听不懂李林的话…………
 
    洗完了澡,几人披了一见袍子,舒舒服服的躺在了热乎乎的炕头上,阎柔和阎志更加的新奇了,根本就坐不住,一个劲的在炕上跳来跳去的。
 
    李林赶紧拦下道“你来别蹦了,再把这炕崩塌了!”
 
    阎柔新奇的道“元杰,这是什么啊,怎么还这么暖和,难道下面是火焰,会不会烧到我啊!”
 
    李林没好气道“咋不烧死你呢!老老实实呆一会得了,你看我都在这里躺了半天了,也没烧着我啊!”
 
    阎志坐了下来,怒听的敲敲这里,敲敲那里,就像看看那这里面到是什么…………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