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告诉他在过冬开春以后,就挥兵攻打公孙度

  天若赐我辉煌,我将比天更猖狂
 
 过度 免费
 
    下午,李林带着二女在院子里面非常哈屁的玩耍,二女给李林端茶倒水,捏腰捶腿的,李林有了一种当老爷子的感觉。
 
    方方走到后堂,李林的面前,对李林拱手一拜“公子,太守府上来人了,让你去呢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穿戴好衣服,到了李府门外,“呦呵!熟人啊!每次都是你!”
 
    原来来人就是每次来叫李林的士兵,李林非常亲热的搂着那人一阵寒暄,然后二人往太守府走去。
 
    “拜见伯父!”李林来到堂上,邴原还在于主簿大人等一些人商量事情,也都是李林的熟人,李林上前问好。
 
    邴原点点头道“嗯,元杰来啦,过来看看吧。”
 
    李林闻声,走进一看,原来众人这个在看一封简报,从邴原的手里接过竹简,李林看了以后笑了“这高句丽人就是婆婆妈妈的,早一点出兵说不定就已经打到襄平了!”
 
    原来竹简上的军情就是在见到了邴原的求救书信以后,十分犹豫的高句丽王终于出兵了,但是为师已晚,李林带着乐浪的一种军队,已经将公孙度打退,这个时候高句丽才出兵,根本就是多此一举,而且高句丽也得不到太大的好处,不过高句丽也将公孙度占领他们的那一定地盘给请了过来。
 
    正在一帮人调侃高句丽王的时候,门外进来一个士兵,跪倒在邴原身前,“报!大人,浑鉨驻扎的公孙度大军,已经撤离,镂方的公孙度军队也已经撤出!”
 
    众人点点头,邴原道“嗯,不出所料,公孙度还是高保着自己的老巢先啊,本来他粮草已经不济,公孙度都没有退走,现在高句丽一来,在加上公孙度败走,公孙度赶就回了辽东郡了。”
 
    李林笑道“呵呵,伯父,这公孙度老小子这一会没死真是他命大了,这一次不论是公孙度的大军,还是公孙度自己的身体,都已经上了元气了,听说公孙度在败退只是还大口吐血,我估计啊,公孙度活不了太久喽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均是哈哈哈大笑,笑了一会,邴原将众人的笑声制止,回头对李林道“元杰啊,这一次你功不可没,伯父真该要谢谢你了!”说着,邴原对李林拱手一拜。
 
    李林赶紧还礼,扶着邴原的双臂道“伯父说什么那,我乃你的侄儿,伯父一直带我如亲子,再加上,这乐浪城乃是我的家,我就算是拼了命,也应该保护啊!”
 
    邴原看着李林真挚的眼神,缓缓点点头,“这一会,若是能够让公孙度直接丧命,该多好,这样就能给我那李敏好友,你的父亲报仇了!”说着,邴原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见着叹气摇头的邴原,李林也是有一些难受,但是自己虽然与李敏有父子之名,但是那个死鬼老爹我是剑斗没见过啊,可能邴原与我亲爹的感情比我还要好吧。
 
    李林赶紧安慰道“伯父,这一会,侄儿没有为父亲报仇,熟人公孙度算是他命大,伯父放心,侄儿肯定终有一天会踏平辽东,去下公孙度首级,以祭奠先父!”
 
    邴原点点头道“元杰,我派人叫你来就是要跟你商量这一点事情,咱们这一次将公孙度打退,但是公孙度回到辽东以后,只要修养生息一段时日,待他恢复了怨气,定会再来攻伐乐浪,咱们这一次已经于公孙度结下大仇,下一回,公孙度必定会十分凶残的来攻,莫不如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心中坏笑‘伯父是聪明人,当然知道,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,不快一点将公孙度除掉,公孙度只要休整一段时间,靠他控制了辽东三郡的实力,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再一次纠集几万大军前来乐浪,这一次老子连蒙带虎的,才将那老小子打回去,但是下一次来,万一这个老小子学聪明了,我也不能造出来个大炮干他吧?靠!真是麻烦’。
 
    李林思索了一会,眉头越皱越紧,道“伯父,我也认为应该尽早将公孙度除之,但是以我们本身的实力,再加上虽然这一次公孙度再攻,我们以守城不出的策略来说,确实是没有收到了太大的损失,但是毕竟乐浪是经过了打仗啊,我么也有损失,不论是百姓,士兵,物资,粮草,现在城中还有大量的百姓要安置,侄儿觉得,咱们应该先给高句丽人以利益诱之,让高句丽人先牵制公孙度那边,不让公孙度那老小子恢复那么快,而咱们这里抓紧招兵买马,囤积粮草,想要以我一郡之力,攻公孙度的三郡之地,也是不容易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邴原众人听了李林的话以后,均是陷入沉思,过了一会,邴原吐出来一句话“嗯,好,我侄儿有大才也!”
 
    李林笑了笑“伯父客气了,侄儿之才与伯父相比,那才是如繁星比皓月,雏鸟比雄鹰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邴原没好气道“你这小子,油嘴滑舌!”
 
    然后又过来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“元杰啊!你也不要回管宁那边了,这一段时间你在郡里面帮我,我老了,还不知道能在奋斗几旬,而你这一会大放异彩,颇有你父亲之风范,你手下的几个将军,也是能征善战,你还年轻,还有更大的发展,所以现在你要大力培养自己的班底,积攒实力定能够在以后有一番作为,为我,为你父亲,甚至是为大汉,奋斗!”
 
    李林听后十分激动,立即下拜道“林必定努力!”
 
    邴原点点头,将李林扶起,但是李林有来了一句“但是伯父,侄儿我真的不是当官的料,你还是被给我分配任务了,你看,我将太史慈,下来他们都给你吩咐着,他们12个时辰待命,随叫随到,你就不差我这一个了,还是让我好好在家养养吧!”
 
    邴原一听李林这一句没志气的话,气的胡子直飞,气氛的一脚踢在了李林的屁股上道“竖子!竟然这般没有心志,难道你就喜欢久居在温柔厢中吗?真是气煞我也!滚!”说着邴原有给了李林一脚。
 
    李林一听,邴原让自己滚,这还不好,自己刚才进门的那一刹那就后悔,李林立即往外跑,嘴上还说着“诶呀,伯父你被生气嘛,都是侄儿的错啊,伯父你就原谅我吧,别气坏了身子…………”
 
 过渡章 免费
 
    邴原看李林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身前,还在气的眼睛直瞪,主簿大人忽然笑了出来“哈哈哈哈,大人,你中了元杰的计尔!”
 
    邴原疑惑道“怎么了?我又让这个小子给算计了?”
 
    主簿大人道“哈哈,大人,你看,你现在还没说让李林干什么事情,你就将元杰给赶走了,这不正好是遵循了元杰的心愿了吗?”
 
    邴原一听,立即反应过来,看来刚才真是让李林给气糊涂了,立即喊道“哼!臭小子想跑!来人!”
 
    立即有人接到“在!”
 
    “令!李元杰为…………”邴原吩咐道。
 
    但是还没等邴原说完,主簿大人将邴原拦下道“诶…………大人,你就不用授予元杰官职了,还想这一会一样,被授予官职,只让他自己发展,先让元杰驻守浑鉨,浑鉨乃是乐浪屏障,让他在那里发展壮大,但是要给他一定时间段,告诉他在过冬开春以后,就挥兵攻打公孙度,那样元杰肯定非常听话的就去了,而身上呢又没有态度偶读束缚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邴原听了有一些诧异“这…………这真的行?”
 
    主簿大人笑道“那怎么不行,你看这一次,元杰不也是无官无职,但是有的时候都能指挥咱们连个个人还有郡里面其他将军,这不是蛮好的嘛!”
 
    邴原思索了一下,缓缓点头“有道理,就这么干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还没回到家,邴原的指令就到了,让李林去浑鉨招兵,训练去,李林一听,这我刚回家跟老婆腻歪腻歪,自己伯父就让自己除外公干,这不是不让自己有生小孩的林吞吞吐吐道“不是不想报仇,你看,我去了浑鉨,那么你又一个人独守空房了,咱们…………”说着李林很是深情的看着刘颖。
 
    刘颖明白了李林的意思,趴在李林耳边道“诶呀,浑鉨离乐浪有不愿,有时间你就回来嘛,我也可以去哪里陪你,这有什么当误的!”
 
    刘颖在李林的耳边吹了两口气,弄得李林心里直痒痒,没怎么听清刘颖的话,李林一把将刘颖拉倒怀里,淫笑着“嘿嘿嘿,看来你也是有了准备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刘颖脸一红“瞧你说的,我成什么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一把将刘颖抱起来我哪敢床上走去“嘿嘿,你是我的!”
 
    邴原打发慈悲的让李林现在家里修正了几日,然后在李林的万分不舍下,邴原将他强制的掉到了浑鉨,这一次,方方也跟着来了,毕竟刘颖对李林的安全很不放心,而李林呢,也觉得,想方方这样的人才不用真实可惜了,而方方心里想的则是要给李林训练处一支亲兵,能够长久的在李林身边保护着。
 
   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