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这个机会对多尔衮来说实在太宝贵了必须保证万

的确是方天画戟。
 
    话说仓促之下他实在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武器了,他那狼牙棒太沉根本无法在马上使用,而拎把锥枪又明显不符合他的画风,他倒是很喜欢来两把铁挝扮李存孝,但可惜时间又来不及了,最终他在宁海城的官衙里,把这柄纯属摆设的方天画戟给拎出来。这东西虽然是摆设,但也是制作精良的摆设,估计以前宁海城守备造了拿着装逼的,不仅仅制作精良,而且还真就刻着很招摇的花纹,此刻他一身山文甲,头戴凤翅盔,手中一把方天画戟,背后披着黑色披风,那也是相当招摇。
 
    他催动战马直冲下土丘。
 
    “李来亨,你不是一直想跟我在马上较量一下吗?那就看谁杀的建奴多吧!”
 
    他嚣张地吼道。
 
    紧接着他从李来亨身旁冲过。
 
    “玛的,你的马还是我借的呢!”
 
    李来亨愤怒地咆哮着。
 
    而此时杨庆已经直冲向前方正在转向的清军骑兵。
 
    后者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进入山海关,这时候东罗城的城门也已经打开,城内步兵正在冲出然后背靠城墙列阵,准备好了接应他们入城。
 
    杨庆和李来亨的出现,让距离东罗城还有一段距离的阿济格迅速转向迎战。
 
    双方都来不及列阵了。
 
    径直向前的顺军或者也可以说明军,在狂奔中逐渐形成了冲锋的雁翅阵型以李来亨为锋刃,而杨庆单人突出。
 
    阿济格的兵力实际上远超过了他们,但阿济格的队伍却因为狂奔而拉得很长,甚至还有一部分在和唐通的部下纠缠,面对李来亨所部,他们逐渐形成了张开的钳形,以阿济格的中军为中路,两翼向前张开试图完成对李来亨的包围。
 
    “收拢阵型,尽量密集,跟紧了别停下,我带你们凿穿!”
 
    杨庆头也不回地吼道。
 
   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端着方天画戟直冲阿济格的中军,他后面李来亨立刻发出命令,巨大的雁翅阵型开始急剧收拢,一个以杨庆为尖端的巨大锥形越来越尖锐,不到一分钟后这个锥子刺上了清军……
 
 第二十八章 怪兽,有怪兽
 
    狂奔的战马上,杨庆立刻进入了一种可以说玄妙的状态,感觉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控制自己般,在和对面清军将领交错的瞬间,猛然侧身避开了后者手中锥枪,就在同时他手中方天画戟的长刃如刀般到了后者咽喉,借着近百公里的相对速度几乎没有任何迟滞地切下了这颗头颅……
 
    他的第一个清军战绩。
 
    而那方天画戟造型夸张装饰华丽的戟刃,在鲜血如喷泉般直冲天空的背景中划了一个银色弧线。
 
    第二颗头颅坠落。
 
    那弧线继续。
 
    下一刻第三名清军骑兵惊恐地拼尽全力带住战马,但在战马嘶鸣中,他仍旧用自己的胸膛撞上了戟刃,近百公里的相对速度,让他身上的泡钉棉甲完全失去了意义,锋利的戟刃瞬间刺穿他的身体,甚至从他后背冒了出来,尽管戟枝被阻挡住,但巨大的撞击力量还是让他从马背上倒飞出去,或者说那战马从他胯下直接冲了过去,然后让他挂在方天画戟上伴随杨庆回抽动作坠落。
 
    杨庆胯下战马同样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嘶鸣,在反作用力下硬生生被止住。
 
    不过它还是撑住了。
 
    这匹作为李来亨私人收藏品的河曲马,体型和力量明显要大于清军所骑的蒙古马,在被止住的几秒钟后还是在杨庆的催逼下开始加速,而此时杨庆身后的李来亨和部下骑兵前锋也同样开始撞上清军。重新开始冲锋的杨庆,在对面两名被他狂暴画风吓住的清军下意识分开的瞬间,那方天画戟左右一扫,两个弯月状戟枝转眼划断了他们的咽喉,在他们同时捂住咽喉倒下的一刻,他从两人中间急速掠过。
 
    原本还想接手一个的李来亨不满地骂了一句,转身一锥枪刺进了一名正和部下交手的清军肋下。
 
    而杨庆继续势如破竹般向前。
 
    知道自己胯下战马并不能实现自己所有意图的他,立刻换了一种更适合这种战斗的方式。
 
    狂暴的画风变成了阴毒。
 
    他手中那柄一般人根本玩不了的堪称使用难度最高的冷兵器,伴随他以令人惊叹的骑术不断在清军骑兵间隙的穿行,就像一条毒蛇般不断向外蹿出收割一条条生命。咽喉,肋下,甚至于直接戳脸,刺,割,钩,挑,砍,拿戟枝啄击天灵盖,清军的头盔可挡不住这东西凌空啄击,那戟枝的弯月尖角可不比鹤嘴锄短,瞬间都能凿穿头盔砸进大脑,然后以杨庆的暴力一拽头盖骨都能掀了。
 
    可以说他完全把这场战斗变成了他的个人秀,最前锋的他疯狂杀戮着,清军各种姿势的死尸不断坠落,然后被李来亨和他部下的骑兵践踏在马蹄下。
 
    此时张开两翼的清军依旧没有完成合围。
 
    明军的速度太快了。
 
    杨庆几乎就没有任何停顿,他那匹黑色战马如风般在一个个清军身旁掠过,然后带走他们的生命,而他前方的则被吓得纷纷转向,他身后的李来亨和几名骑兵甚至都没有敌人可杀了,杨庆面前根本不会留活的。他们干脆收起锥枪拿出弓箭,向两旁射杀那些试图同样用弓箭偷袭杨庆的清军士兵,而他们的杀戮又像撑开木板的凿子般扩大突破口,然后再后面更多骑兵挤入,或者用他们那端平的长矛不断将混乱中的清军刺落马下。
 
    这就是冷兵器时代一个超级猛将和一队精锐骑兵的作用。
 
    凿穿敌人。
 
    或者……
 
    斩将夺旗。
 
    杨庆在不到五分钟时间里,凿穿清军直面他们后面的统帅。
 
    “快,拦住他!”
 
    阿济格暴怒地咆哮着。
 
    他在多尔衮接到吴三桂求救后第二天就率领一万骑兵离开了沈阳。
 
    这个机会对多尔衮来说实在太宝贵了,必须保证万无一失,可以说咱大清的国运之战,绝对不能输的,但问题是清军的集结也得需要些时间,而且他距离山海关比李自成更远得多,路也更不好走,所以不可能抢在李自成前面。如果李自成在他到达前攻下山海关,那他也就没得玩了,这一点很有可能,他甚至比李自成更清楚山海关守军的实力,李自成没和关宁军打过,但他们可是虐了这支明军十几年。所以他必须得派一支已经完成集结的来帮吴三桂,阿济格率领一万骑兵强行军到达锦州后会合锦州的艾度礼,然后继续强行军,甚至一天一夜狂奔两百里,这才比李自成略晚些到达。
 
    他轻松击溃唐通的阻击,却没想到遇上了这样一头怪兽。
 
    他身旁的巴牙喇纛兵立刻上前。
 
    而阿济格则拿出弓箭瞄准了杨庆。
 
    此时一名甲喇自认为足够勇猛,挥舞着一支长柄狼牙棒直奔杨庆,刚一照面就当头砸落,杨庆手中方天画戟向上一架紧接着回抽,戟枝立刻卡上了狼牙棒的锤头,就他那力量哪是那甲喇能撑住,随着他回夺的力量那狼牙棒直接夺脱手坠落,杨庆抬手接住没有丝毫犹豫地反砸过去,那甲喇的脑袋瞬间被砸烂。
 
    杨庆将狼牙棒很随意地向外一甩,锤头正砸在一名巴牙喇纛兵胸前,后者被撞得惨叫一声向后倒下,而他右手方天画戟准确扎进另一名巴牙喇纛兵咽喉。
 
    阿济格手中箭立刻射出。
 
    “小心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